埃尔多安总统希望与西方友好相处,但要按照他自己的条件来

埃尔多安总统希望与西方友好相处,但有条件

还不到三个月前,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还指责美国密谋推翻他的政府,大谈与俄罗斯的“特殊关系”,并威胁阻止瑞典加入北约。然而,在5月份土耳其总统选举中意外轻松地获得胜利后,他如今对西方示好。埃尔多安承诺将允许瑞典加入北约,这一直是他阻止的事情,他还公开支持乌克兰加入北约的愿望,并呼吁欧盟恢复与土耳其的加入谈判。他还通过放弃在通胀上升的情况下降低利率的灾难性政策来争取西方投资者的青睐。

这些最新举措已经开始为土耳其带来回报。美国似乎准备出售价值200亿美元的F-16战斗机和升级套件,这笔交易之前曾被国会拖延。美国总统乔·拜登可能很快会欢迎埃尔多安来到白宫,之前他一直对埃尔多安敬而远之。北约其他领导人也期待土耳其强人能够说服弗拉基米尔·普京重开黑海对乌克兰的粮食出口;土耳其与乌克兰就允许粮食出口的协议自7月17日以来被普京暂停。普京预计本月晚些时候将访问土耳其,届时埃尔多安可能有机会实现这一目标。甚至欧盟也对“重新接触”土耳其表示了一些态度。

然而,埃尔多安的这些示好更多是出于经济上的必要,而非战略上的重启。只要埃尔多安继续欺凌和拘禁批评者、允许腐败滋生和腐蚀国家机构,欧洲外交官们都对真正的和解机会持保留态度。土耳其领导人对民主、权利和自由问题不认为有任何问题。他在最近的北约峰会上说:“土耳其在民主、权利和自由方面没有问题。”

土耳其与美国的关系的确在改善,但这是因为和欧盟一样,它们几乎已经到了谷底。土耳其官员对美国继续支持在叙利亚的库尔德叛乱分子感到不满,土耳其认为他们是恐怖分子。美国则指责土耳其使伊斯兰国在其门口建立了哈里发制度,并从俄罗斯购买武器。布鲁塞尔对土耳其的态度也不好。埃尔多安曾试图通过支持瑞典来推动土耳其与欧盟停滞的加入谈判取得进展。但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分析师和欧洲外交官们表示,在埃尔多安的领导下,土耳其最好的希望是将现有的与欧盟的关税同盟升级,即便如此,达成协议可能需要数年时间。至少,欧洲领导人应该让土耳其参与外交政策讨论,前土耳其驻欧盟大使塞利姆·耶内尔建议如此。然而,迄今为止,他们拒绝这样做。“他们不想给埃尔多安任何礼物,”他说。“但他们将不得不与他共事五年。”

土耳其经济的回归也只是半途而废。过去一段宽松的货币放松期结束后,通胀在去年秋天接近三位数的情况下,升息的幅度远不如市场观察人士的建议。在新任行长哈菲兹·盖伊·埃尔坎的领导下,央行在两个月的时间里将利率累计提高了九个百分点,远低于预期。加上央行外汇储备销售放缓,为选举前提振土耳其里拉的举措,这引发了另一轮货币动荡。自选举以来,土耳其里拉对美元贬值了近四分之一,而今年上半年放缓的通胀率又再次上升,上个月达到了48%。埃尔坎本人预计通胀率将在今年年底前攀升至58%,是该行此前的预测的两倍多。但渐进式的变化总比没有变化好。西方投资者多年来一直远离土耳其,现在正小心翼翼地回流。自6月初以来,外国人已经购买了18亿美元的土耳其股票。

埃尔多安对乌克兰采取了更强硬的立场也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在今年7月的维尔纽斯北约峰会前几天,他告诉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乌克兰“应该加入北约”。埃尔多安还在俄罗斯人愤怒地允许泽连斯基带着之前由俄罗斯军队在马里乌波尔俘获并转移到土耳其的五名乌克兰指挥官回国作为囚犯交换的一部分。埃尔多安先前曾承诺这些人将在战争结束前一直留在土耳其。

在选举之前,埃尔多安先生无法承担激怒俄罗斯,俄罗斯通过允许土耳其推迟大量天然气债务以及汇款数十亿美元用于土耳其首座核电站的建设来帮助他。然而,现在,土耳其领导人对来自俄罗斯的压力感到较少脆弱,马尔马拉大学的学者埃姆雷·埃尔森表示。埃尔多安先生最近的行为可能不受普京先生的喜欢,但他能做的事情并不多。土耳其是俄罗斯出口、旅游和寡头的重要目的地,也是与西方进行谈判的潜在调解者。

但这并不意味着与俄罗斯的转向。在执政20年后,埃尔多安先生已经完善了交易主义的艺术。他将土耳其变成了“国际政治中的摇摆国家”,华盛顿研究所的索纳·查加普塔伊说。这就是为什么任何关于回归西方的讨论都是错误的。埃尔多安先生的土耳其不再认为自己是西方集团的一部分,而是一个能够与任何希望合作的国家。查加普塔伊先生说:“如果其利益与俄罗斯一致,它就与俄罗斯合作,如果其利益与美国一致,它就与美国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