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安的收入下降有多快?新的交易数据提供了关于这家加密帝国及其价值370亿美元的加密币健康状况的关键线索

币安收入下降速度如何?新交易数据揭示了这家加密帝国及其价值370亿美元的加密币健康状况的关键线索

《华尔街日报》的报道揭示了中国对币安业务的重要性,长期以来,中国政府在2017年首次禁止币安网站,并在2021年将所有加密货币交易非法化。但这些发现也为估计币安的年收入提供了潜在的指导。币安首席执行官赵长鹏(CZ)并未披露币安的营业额多年,而该交易所的财务信息如此模糊,以至于分析师甚至没有发布估计数据。

尽管如此,很明显,法律打击币安和数字货币整体交易量的大幅下降给交易所的成交量造成了重大打击。谜题在于损害是否如此严重,以至于赵长鹏所宣称的“币安仍然盈利”将很快开始亏损。如果币安无法收集足够的收入来支付租金、人员成本、数据中心、合规和营销成本,那么它将需要动用它的备战资金来弥补不足。而其资本主要存放在一种自发行但交易较少的代币中,如果币安出售这种代币以支付运营费用,它将容易受到深度下跌的影响,可能会动摇整个加密货币世界。

币安令人震惊的低交易量

《华尔街日报》的发现表明,中国在5月的900亿美元交易额占币安总业务的五分之一,这意味着该月的交易总额为4500亿美元。该报道指出,这900亿美元既包括现货交易,也包括期货交易,而期货交易是最重要的贡献者。因此,按年计算,币安的销售额将达到大约54万亿美元(12个月×4500亿美元)。这个数字令人震惊地低,意味着币安的收入最近出现了崩溃,极有可能已经出现亏损。

然而,《华尔街日报》还提出了一个重要的限定条件。文章指出,中国900亿美元的数字“不包括一部分大型交易者的交易”。它没有估计这些大户在币安上买卖的加密货币数量。因此,中国的总交易额比900亿美元更大,只是我们不知道增加了多少。

CCData提供与ANBLE对比的数据

笔者向CCData提出了一个请求,CCData是一家全球领先的数字货币数据提供商,跟踪多个交易所的交易量,并要求提供2021年至7月底的币安详细交易数据。正如CCData的一位分析师告诉ANBLE的,”我们与交易所保持联系。我们直接从币安获取交易数据,逐笔交易记录。”

CCData显示的交易量要比《华尔街日报》中暗示的年化5万亿美元高得多,尽管由于“那些非常大的交易者”的数据缺失,这两个来源的数据很难进行比较。不过,CCData的数据显示币安的业务出现了持续下滑,这是由2021年以来整体加密货币交易的下降和近几个月币安在这个萎缩市场上所占份额下降所引起的。

2021年,数字货币交易蓬勃发展,达到了74万亿美元,根据CCData的数据。币安占据了令人难以置信的31.7万亿美元,占这些交易的43%。然而,去年狂热情绪明显冷却。交易量下降了三分之一以上,降至48.7万亿美元。尽管币安略微增加了份额,但总体撤退使其收入下降了26%,降至23.3万亿美元。

2023年,全球交易规模继续下降。但币安在其主要全球竞争对手FTX崩溃的情况下得到了巨大的推动。从1月到3月,币安的交易在年度美元率上与2022年持平。转折点出现在3月,当时币安结束了去年7月开始的一项促销活动,允许现货客户使用最突出的加密货币以零费用购买和出售比特币。

从4月初到7月底,币安的交易急剧下滑。其年化交易量减少到1680亿美元,较今年前三个月和相比2022年都下降了约28%。在2月份,币安的现货交易占比达到55%,期货交易占比达到65%,而在7月份则分别降至40%和56%。请记住,币安现在只占到一个大幅缩水的市场的一小部分,这个市场无论是与2022年还是今年第一季度相比都有很大的缩减。

币安交易量下降对收入和BNB的影响

CCData在5月份估计币安的交易额为1.3万亿美元,是《华尔街日报》报道的中国占据币安交易量的20%的三倍。这并不意味着《华尔街日报》的数据是错误的,我们只是不知道加入其最大客户的业务是否会增加这个隐含的总额。

让我们看看CCData数据中显示的每年运营额为168亿美元对币安收入可能意味着什么。币安在现货交易中收取最多10个基点的手续费,即千分之一,而在期货交易中收取2至4个基点的手续费。但是,对于其“VIP”计划下的主要客户,币安提供了巨额折扣。例如,使用其本地BNB代币支付的基金或做市商在现货交易中可以享受25%的折扣,期货交易中可以享受10%的折扣。在您的账户中持有BNB,并进行大量交易,可以进一步降低手续费,使费用降低超过50%。

在过去的四个月里,币安在现货交易中的年化交易额为2.8万亿美元,在期货交易中为14万亿美元。根据ANBLE的估计,实际收取的手续费可能为现货交易的7个基点,期货交易的2个基点。如果是这样,前者的收入运行在200亿美元,后者的收入运行在280亿美元。这总共不到50亿美元。使用同样的分析方法,2021年的高峰年份可能接近100亿美元。

然而,笔者认为币安的收入实际上远低于50亿美元。原因是它为VIP客户提供了一项大型促销活动,很可能会使我预估的经过折扣后的现货交易费用7个基点的价格下降得更多。大型交易者现在对于所有购买和销售比特币与以太坊上运行的突出TUSD代币配对的交易以及与比特币、BNB和以太坊以外的所有其他加密货币相关的交易都不收取佣金。

ANBLE向币安提供了这些估计所依据的假设摘要,并认为其收入极有可能低于50亿美元。币安通过电子邮件提供了以下回应:“作为一家私人公司,我们不公开财务信息,但您的估计是不正确的。”

收入下降对BNB的影响

CZ承认币安在其资产负债表上持有大量BNB。加密数据分析师估计这个数字在6000万至7000万个币之间。当我在之前的一篇报道中提出这个范围时,币安没有提出异议。以65万个币为中间点,这大约占当前大约1.5亿个BNB总量的45%。以BNB当前价格243美元计算,其总市值为365亿美元,币安在其资金库中持有价值约160亿美元的BNB。

问题在于,BNB的基本价值与币安的收入密切相关。为所有BNB建立基本价值的“最高和最佳用途”是其在交易中能够获得的潜在折扣金额。币安从买家和卖家撮合交易所得到的金额越少,BNB的价值也越低,至少在原则上是这样。以下是计算方法。以币安现货交易的年化金额200亿美元为例,BNB的25%折扣可为客户节省5亿美元。对于280亿美元的期货交易的10%折扣相当于2.8亿美元。换句话说,BNB每年最多可以为7.8亿美元的折扣金额提供支持。

我们可以应用一个倍数来确定7800万美元的佣金节省应该具有的市值。成功的私人公司可以以市盈率为6倍出售。但对于BNB来说这个倍数太高了,因为它的赞助商币安是一个正在衰退的、高风险的企业。所以我们可以应用4倍的倍数。这样做将BNB的基本价值定为31亿美元。

但它的市值接近370亿美元,是那个数字的10倍以上!这个估值高于除了225家美国上市公司以外的所有公司,相当于Biogen、Dell和Ross Stores的市值。BNB的价格得到保护,因为币安团队和公司本身持有绝大部分币,并且客户在锁定币在其经纪账户中时可以获得额外的折扣。这些条件使得每日交易量极低,价格高。

危险来临的时候,如果币安的收入下降到低到不得不开始清算其BNB储备以支付运营费用的地步。迫使这种此前极高风险、非流动性的币种进行交易可能会促使非团队、非公司持有人也开始抛售他们的BNB,从而引发对基本价值的追逐,进而抹去数百亿的加密市场总值。对于币安来说,这种下降将消除目前似乎是一笔可观的、超过160亿美元的应对困难的垫底资本。但对于BNB来说,币安的困境威胁着它的毁灭。而这种困境已经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