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大法官塞缪尔·阿利托向国会竖起中指:“宪法中没有任何条款赋予他们对最高法院进行监管的权力 —— 完全没有”

最高法院大法官塞缪尔·阿利托向国会竖起中指,宪法中没有赋予他们对最高法院进行监管的权力

  • 最高法院法官塞缪尔·阿利托(Samuel Alito)向《华尔街日报》谈到了国会的监督职责。
  • 他说:“宪法中没有任何条款给予他们对最高法院进行监管的权力。”
  • 此前数月间一直有关于高院成员道德不端行为的新闻报道。

数月以来,有关最高法院法官违反司法伦理标准的报道层出不穷,民主党议员推动实施行为准则,而保守派最高法院法官塞缪尔·阿利托在接受采访时透露,他不相信国会有权力告诉法院该做什么。

“国会没有创立最高法院,”阿利托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说。“我知道这是一个有争议的观点,但我愿意说出来。宪法中没有任何条款给予他们对最高法院的监管权力 – 全部。”

他还表示,虽然他不能代表其他法官,但认为这是“我们都思考过的问题”。

这番言论让至少两名民主党国会议员感到不安。

在该文章发表后,特德·刘(Ted Lieu)代表发表推文,提醒阿利托国会确实对最高法院有一定的监督职责。

“亲爱的阿利托法官:国会扩大法院至9名法官的一部分原因是你才能成为最高法院法官,”刘在推特上写道。“国会有权弹劾法官,并且在许多情况下可以剥夺法院的管辖权。国会一直在监管你,将继续如此。你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

参议员谢尔登·怀特豪斯(Sheldon Whitehouse)在推特上也指出,他认为阿利托是他所说的“被控制的法院”的一部分。

采访阿利托的文章的一位作者大卫·B·里夫金(David B. Rivkin)正在最高法院下一届期间参与一个税务案件摩尔诉美国(Moore v. US)的诉讼。

最高法院尚未立即回复Insider的置评请求。

今年4月,共和党大型捐赠人哈兰·克罗(Harlan Crow)和最高法院法官克拉伦斯·托马斯(Clarence Thomas)首次因克罗被指控向托马斯赠送了20年的未公开旅行而受到审查,根据ProPublica的报道。该媒体随后报道称,克罗购买了托马斯母亲的房子,并允许她居住而不支付租金。

作为回应,托马斯提出延长提交财务披露表格的时间,请他表示当时不知道自己应该披露与克罗的旅行。

克罗向达拉斯晨报声称,关于他与托马斯关系的揭示是“政治打击”。

今年6月,ProPublica披露阿利托与共和党亿万富翁保罗·辛格(Paul Singer)一起进行了一次豪华钓鱼之旅,后者随后在法院面前有案件。阿利托声称他们在旅行中从未讨论过案件,他登上了辛格的私人飞机。

国会已调查克罗和托马斯的关系,以及阿利托的交易,要求详细披露赠予最高法院法官的礼物。

一个名为“财务披露委员会”的法官团体正在调查托马斯和最高法院的披露规则,而参议院民主党人则另外试图调查托马斯并对法院实施道德准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