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乌克兰中士表示,战场上伤员如此之多,以至于撤离车辆不小心开过了他们的尸体

A Ukrainian sergeant said that there were so many casualties on the battlefield that the evacuation vehicle accidentally drove over their bodies.

  • 《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详细介绍了乌克兰士兵如何应对战争的心理创伤。
  • 一名经常做噩梦的士兵说他看到撤离车辆错误地碾压了受伤的士兵。
  • 另一名乌克兰士兵告诉《纽约时报》说:”我记得我们所有死去战友的脸。”

一名乌克兰中士表示,有时候战场上受伤的士兵太多了,撤离他们的车辆会意外地碾压到尸体,根据《纽约时报》周二的报道。

这名28岁的中士弗拉迪斯拉夫·鲁兹杰夫是乌克兰士兵中的一员,他告诉《纽约时报》说,他们在与俄罗斯的持续战争中所看到的事情让他们感到创伤。鲁兹杰夫说,他经常做关于他的单位在寒冷的冬天里不断遭到俄罗斯军队攻击的噩梦,许多士兵失去了四肢。

他说:”有时候地上被伤员填得满满的,混乱中撤离车辆会错误地碾压到他们的尸体。”

据估计,与乌克兰人相比,更多的俄罗斯人在乌克兰战争中丧生,但这场战争对双方都是代价高昂的。专家还表示,乌克兰一方的士气和营救受伤士兵的意愿较高,但自从6月份发起缓慢的反攻以来,乌克兰遭受了重大伤亡。

《华盛顿邮报》上周报道称,乌克兰的士气已经开始受到进展缓慢和伤员数量的影响。52岁的乌克兰士兵鲁斯兰·普罗克托尔告诉该媒体,他因被地雷炸断一条腿而后悔参战,并表示不会再次自愿参军。

他说:”他们随便招募人员并派他们去前线,没有做适当的准备。”他告诉该报:”我不想和没有积极性的人在一起。”

乌克兰人战争给乌克兰人带来的身心创伤加剧了俄罗斯广泛使用地雷的影响,导致越来越多的军人和平民接受截肢手术。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自从战争开始以来,有2万到5万乌克兰人失去了四肢。

明尼苏达大学的教授塔尼莎·法扎尔研究战争中的医疗护理,她告诉Insider说,现在的士兵能够存活下来的伤势在过去是无法存活的,这增加了国家在战斗结束后面临的心理健康挑战。

法扎尔说:”这将是乌克兰人长期面临的战争代价。”她还补充说:”这将是乌克兰重建的一部分,处理退伍军人,但我认为可能还有遭受严重战争伤害的平民,无论是身体上还是心理上。”

《纽约时报》报道称,乌克兰已经无法跟上治疗士兵所经历的心理创伤。虽然有一些治疗中心专注于治疗身体伤口和心理创伤,但一些乌克兰士兵在处理心理健康问题时并不总是寻求治疗。

一名35岁的士兵告诉该媒体,他所在部队的大部分人已经阵亡,一天晚上他醒来后袭击了室友,以为他是俄罗斯士兵。

他说:”有时候我会哭。当我正在入睡时,我可以再次想象出所有这些。”他补充说:”我记得我们所有死去战友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