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葡萄酒行业面临中国高关税的后遗症

Australia's wine industry suffers from aftermath of high tariffs in China.

悉尼,8月18日(ANBLE)-专家表示,澳大利亚的葡萄酒行业面临严重的供应过剩问题,需要数年时间来解决,原因是中国的关税、高产量以及COVID-19大流行期间的出口瓶颈。

拉比银行在其第三季度葡萄酒报告中表示,全国的葡萄园在国内储存的葡萄酒足以填满859个奥林匹克游泳池。

拉博研究分析师皮娅·皮戈特表示:“这相当于超过20亿升的葡萄酒,或者超过280万瓶。”她补充说,库存压低了价格,尤其是商业红葡萄酒的价格。

2020年,澳大利亚呼吁对COVID的起源进行调查,导致与最大贸易伙伴中国的关系恶化,北京方面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和大麦征收了反倾销税等报复措施。

这些限制措施重创了葡萄酒行业,截至今年6月,对华出口额从2020年1月的120亿澳元降至810万澳元(520万美元),当时疫情开始蔓延。

澳大利亚葡萄和葡萄酒行业协会首席执行官李·麦克林表示:“没有其他市场能够迅速弥补中国市场的损失”,这要归因于中国消费者对红葡萄酒的痴迷。

麦克林补充说,进军英国、欧洲、美国和亚洲其他地区等市场需要时间才能产生效果。

中国是澳大利亚商品的传统重要买家,包括铁矿石,自中左翼工党去年在澳大利亚上台以来,两国之间的紧张局势有所缓和,中国今年恢复购买煤炭和木材。

澳大利亚大麦的关税最近被取消,这增加了人们对中国在2021年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征收的五年关税能否早日解除的希望。

但是,即使今年关税取消并且中国的葡萄酒消费恢复,澳大利亚的葡萄酒行业也需要至少两年时间来消化过剩的库存,皮戈特表示,因为这些限制措施与一个特殊的生长季节重合。

她补充说:“这与COVID、物流瓶颈和通胀同时发生,这些都是阻碍增长和多元化出口计划的重大障碍。”

澳大利亚葡萄酒出口报告显示,截至今年6月,澳大利亚葡萄酒出口价值下降了十分之一,至187亿澳元,出口量下降了1%,至6.21亿升。

这周,澳大利亚财政葡萄酒庄(TWE.AX)报告称,其利润下降,销售额下降。

即使高关税取消,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在5月份表示,葡萄酒销售也不会恢复到同样的水平。

然而,这场危机使得澳大利亚国内消费者能够以更实惠的价格购买优质红葡萄酒。

麦克林说:“我们只能说,下次你去买葡萄酒时,确保它是澳大利亚的。”

(1澳元=1.5613澳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