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情报机构表示,中国庞大的间谍机构旨在在国内外排查出“五毒”

UK intelligence agencies say that China's extensive spy network aims to identify the Five Poisons both domestically and internationally.

  • 中国建立了一个庞大的情报机构,拥有数万名情报人员。
  • 该机构专注于打击中国共产党视为最大威胁的“五毒”。
  • 中国间谍还采取了“全国整体”方法来收集可能有益于北京的情报。

中国日益增长的军事和经济实力引起了全球的关注,但北京还发展了一个庞大的情报机构,以支持其取代美国并在全球范围内施加影响力的目标。

对于中国共产党来说,要在国外取得主导地位就需要在国内控制,因此中国庞大的间谍机构旨在消除任何对共产党权力掌控的威胁,不论这些威胁在哪里出现,根据英国情报机构的评估。

“五毒”

中国公安部在2021年1月10日在北京举行升旗仪式。
殷刚/新华社通过盖蒂图片社 (Xinhua/Xinhua via Getty Images)

在最近向议会提交的一份报告中,英国情报机构详细介绍了中国情报机构的操作和目标。报告称,中国“几乎可以肯定”拥有世界上最大的情报机构,拥有数万名情报人员,其中大多数为三个民用和军事机构工作。

无比强大的国家安全部是一个具有行政权力的民用组织,通过使用人员情报收集情报,并通过反情报行动试图抓捕外国间谍和情报人员。

地位较低的公安部也是一个具有执法职责的民用机构,主要进行反情报工作。最后,中国军方的战略支援部门负责信号情报。与美国国家安全局(NSA)类似,它进行电子收集,并从计算机网络和互联网活动中收集情报。

2015年11月,台湾总统马英九与习近平主席在新加坡会面时,台北的活动家抗议。
陈柏鸣/路透社

根据英国情报机构的说法,这些机构的任务是清除“五毒”——台湾独立、西藏独立、新疆分裂主义、法轮功和中国民主运动,中国共产党认为这些是其主要的国家安全威胁,并扩大中国的“全球影响力和影响力”。

中国的领导人认为台湾独立是最大的威胁。自1949年中国内战结束以来,台湾一直实行自我治理,但北京认为它是一个分裂的领土,并誓言通过军事手段吞并它。尽管中共从未统治过台湾,但习近平主席曾表示“统一”是党的“历史使命”。

中国共产党认为西藏独立是一个重大的国家安全威胁。中国于1951年吞并了与不丹、尼泊尔和印度接壤的西藏,现在西藏是中国的一个自治区。仍然存在一个由海外藏人领导的西藏独立运动,北京一直试图压制该运动。中国还将西藏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视为分裂主义威胁。

维吾尔穆斯林少数派的困境在西方广为人知。中国新疆地区有大约1200万维吾尔人。近年来,中国当局把超过一百万维吾尔人送进“再教育营”或监狱,并对其他人进行大规模监视、强制劳动和其他形式的镇压。人权组织称北京的行动是反人类罪,美国称之为“种族灭绝”。

2020年10月,维吾尔族群伊斯坦布尔抗议中国。
Murad Sezer/路透社

法轮功是一个于上世纪90年代初建立的宗教团体,融合了传统和新时代的信仰,以及冥想练习和文本,并承诺救赎。到1999年,该组织已经拥有数百万信徒,但中国政府禁止了它,认为该组织对其权力构成挑战。中国继续监禁或将修炼者送到“再教育”中心,但仍有数百万中国人继续修炼法轮功,其中大多数人在海外。

中国情报机构还在国内外(包括美国)收集中国民主运动的信息,试图颠覆它。

根据英国情报报告,习近平通过改革和投资试图使中国的情报活动更加专业化。报告称:“在国内安全设施方面的支出已经超过了中国最近的大规模军事现代化”,估计中国现在在国内安全方面的支出比在外部防御方面多出近20%。

全民参与的方式

习近平于三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
谢焕驰/新华社视觉中国图片

尽管中国的情报部门专注于应对国内威胁,但他们也在寻求外部优势,以推动北京成为超级大国的地位。

美国和英国的官员表示,间谍活动是中国努力成为各种先进技术领域主导力量和在发展复杂军事装备方面寻找捷径的重要组成部分。2021年,美国国家反情报与安全中心代理主任表示,中国间谍活动每年造成2000亿至6000亿美元的知识产权盗窃。

英国情报报告称,尽管中国政府专注于应对美国并打压对其统治的威胁,但它通过与美国的斗争来看待英国,并补充说中国情报部门“大量和积极地针对英国及其利益进行经济间谍活动”。

这些情报部门广泛收集信息,包括机密信息和公开信息,中国领导人可能从中获得一些好处。他们愿意利用专业间谍和普通公民,如商人和学生,来收集这些信息。

报告引用英国情报官员的评估称:“从多方面来看,中国情报部门的广泛职权对西方国家打击它们的活动构成了重大挑战。更加复杂的问题是,不仅是中国情报部门:中国共产党还共同利用每个国家机构、公司和公民。这种‘全民参与’的方式意味着中国可以积极地针对英国进行攻击,但活动的规模使其更难以被发现。”

斯塔夫罗斯·阿特拉马佐格洛是一位专门从事特种作战的国防记者,希腊陆军退役军人(曾在第575海军营和陆军总部服役),并拥有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学位。他正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攻读战略与网络安全硕士学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