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格纳(Wagner)因在乌克兰的残暴行为和在俄罗斯的未遂叛乱而声名狼藉,但其在新家中被注册为“教育组织”

Wagner is notorious for his brutal actions in Ukraine and attempted rebellion in Russia, but he is registered as an educational organization in his new home.

  • 据报道,瓦格纳集团在白俄罗斯注册为“教育组织”。
  • 这对于以暴力和侵犯人权为历史的雇佣兵来说是一个鲜明的对比。
  • 这家备受困扰的组织已经在白俄罗斯军队中进行了数周的士兵训练。

瓦格纳集团以暴力和残酷行为而声名狼藉,在乌克兰常常发动致命的人海攻击,据报道还有虐待战俘和处决逃兵的行为。现在,这个雇佣兵团体在白俄罗斯——它的新家——以“教育组织”的身份注册,为该国的军队进行训练。

白俄罗斯的统一法人和个体企业注册处发布的信息显示,瓦格纳本月早些时候注册为一家公司,其唯一目的是进行教育活动,根据周三的多份报告称。

该实体似乎注册在该国中部的阿西波维奇区,这是雇佣兵们数周以来一直停留的军事基地所在地。

在6月底对俄罗斯军方领导发动致命而短暂的武装叛乱后,瓦格纳集团领导人叶夫根尼·普里戈津似乎被流放到了白俄罗斯。面临不确定的未来,普里戈津的雇佣兵们有机会加入他在邻国白俄罗斯的行列,后者表示愿意在阿西波维奇地区的一处废弃军营为这些战士提供住所,以便他们能够训练该国的武装力量。

白俄罗斯于7月中旬宣布,瓦格纳已开始训练领土防御部队,并且这一合作关系此后得到扩大。雇佣兵们最终开始进行更高级的训练,包括坦克和炮火支援的联合武器突击、无人机回避、步兵行动等。专家们指出,这些练习通常是与俄罗斯士兵合作进行的。

俄罗斯瓦格纳雇佣兵团的一名战士与一名白俄罗斯军人在白俄罗斯布列斯特市外的布列斯特军事训练场参加联合训练,该图像于2023年7月20日发布。
白俄罗斯国防部/透过ANBLE发布

“我需要训练我自己的军事人员,因为一支不打仗的军队只能算半支军队,”白俄罗斯总统亚历山大·卢卡申科本月早些时候在国有媒体Belta的英文翻译中表示。“我不想打仗。我不想让我们的人牺牲。这就是他们需要接受训练的原因。”

目前尚不清楚“教育组织”注册是否会影响瓦格纳在白俄罗斯的运营方式或者如何训练当地的军队,但这一新的身份标志着瓦格纳在不同国家,包括乌克兰战场上的过去活动的鲜明对比。

例如,这些雇佣兵被指控在非洲进行了广泛的侵犯人权和各种暴行,该组织在几个政权不稳定的国家都有存在。

普里戈津上个月表示,瓦格纳在白俄罗斯的战士们将在那里停留一段时间,然后最终向南前往非洲,尽管时间表不明确。但是,这些雇佣兵在白俄罗斯停留的时间越长,越会引起与该国接壤的北约东欧成员国的不安。

近几周,波兰和立陶宛官员表示,华沙方面声称数十名瓦格纳战士已经进入接近边境的位置,并且两架白俄罗斯军用直升机侵犯了波兰领空。明斯克否认了这些说法,而美国则对这些担忧不予重视。

文件 – 在这张由白俄罗斯国防部于2023年7月20日发布的视频截图中,白俄罗斯特种部队士兵和瓦格纳私人军事公司的雇佣兵在白俄罗斯边境城市布列斯特附近的一个射击场进行为期一周的军事演习。
白俄罗斯国防部通过美联社发布的文件照片

“我目前不知道任何即将发生的跨境行动的风险,”五角大楼新闻秘书空军准将帕特·赖德在本月早些时候的一次简报会上告诉记者们,“但是当涉及到瓦格纳集团时,我认为我们始终都会密切关注。”

然而,这两个北约国家仍然警惕,并采取行动解决对瓦格纳的担忧。波兰本周表示已逮捕两名俄罗斯人,指控他们散布瓦格纳集团的宣传,并已派遣军队到与白俄罗斯接壤的边境地区,而立陶宛则在本周宣布计划关闭与白俄罗斯的两个边境检查站,理由是瓦格纳集团迁往该地区。

立陶宛内政部长阿格涅·比洛泰特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这项决定是为了应对国家安全的新威胁和可能在边境引发的挑衅行为而采取的预防措施之一。这将使边境官员能够在与白俄罗斯的边境重新分配资源,并更加重视国家边境的保护。”